武汉病毒所所长回击“泄漏病毒”阴谋论,去年底首次接触临床样本_王延

武汉病毒所所长回击“泄漏病毒”阴谋论,去年底首次接触临床样本_王延
原标题:武汉病毒所所长回击“泄漏病毒”阴谋论,去年底首次接触临床样本 5月24日上午,CGTN(中国国际电视台)官方微博发布了对武汉病毒所所长王延轶的完整专访视频。其中,王延轶对于“新冠病毒是从武汉病毒所泄漏的”这一说法进行了全面辟谣,“这种说法完全是无中生有的”。 王延轶在这段采访中回应,指责新冠病毒是从武汉病毒所泄漏的说法“完全是无中生有”,因为武汉病毒所是在2019年12月30日才第一次接触到相关的临床样本,后来经过病原检测,才发现样本中含有一种全新的冠状病毒,即现在所称的新冠病毒(SARS-CoV-2)。在此之前,武汉病毒所完全没有接触、研究或者保存过这种病毒,甚至不知道这种病毒的存在。“你都没有的东西,你怎么去泄漏它呢?” 同时,王延轶还对该所2018年4月和2020年2月发表在《自然》杂志上、曾引起公众关注的两篇文章做出了进一步解释。她称,2018年论文中提到,该所在蝙蝠身上发现了一种新型冠状病毒,并非造成此次疫情的SARS-CoV-2,而是主要造成仔猪的腹泻和死亡的SADS,两者的基因组相似性只有50%。只是因为很多冠状病毒被发现之初都被称为“新型冠状病毒”,可能容易造成混淆。更早时候的MERS(中东呼吸综合症)病毒,也曾被人们称为“新型冠状病毒”。 今年2月,武汉病毒所在《自然》杂志上刊文提到,又从蝙蝠中发现了一种新型冠状病毒,现在叫做RaTG-13。虽然它与造成此次疫情的SARS-CoV-2基因组有96.2%的相似性,普通人看起来很高,但冠状病毒它其实是基因组最大的RNA病毒之一。 她进一步解释,以新冠病毒为例,它全基因组有3万个碱基左右,3.8%的区别对应的就是1100多个位点的差异。“在自然界里面,病毒它要通过自然进化累积到这样一个数量突变的话,其实需要一个很漫长的过程。”她表示,由RaTG-13突变成SARS-CoV-2的概率是微乎其微的。 王延轶介绍,武汉病毒所的石正丽团队等研究者,从2004年就开始从事蝙蝠(SARS样)冠状病毒研究,但都是围绕“SARS溯源”的主题而开展的。多年来,研究团队确实从蝙蝠中分离、获得过一些冠状病毒,目前应该一共有3株,但都是和SARS比较相近;和这次的新冠病毒(SARS-CoV-2)的相似性,最高的都不超过79.8%。 “可能很多人都会有一个误解,就认为既然武汉病毒所报道了RaTG-13和新冠病毒基因组的相似性,那么武汉病毒所就有这种病毒,但实际上不是这样的。”她解释,研究人员只是在对蝙蝠样本进行测序的过程中,知道了RaTG-13病毒的序列信息,但并没有去分离和获得过RaTG-13活病毒,所以也就不存在泄漏这种病毒的可能。 王延轶最后强调,目前国际学术界的一个共识是,新冠病毒(SARS-CoV-2)的源头应该是自然界的某种野生动物,但是人们对于全球各地种类繁多的这些野生动物上,究竟携带着什么样的病毒、和新冠病毒相似性比较高的病毒究竟在哪里,尚未有明确的答案,这就是这个问题需要全世界的科学家一起携手求解的原因。她说:“溯源的问题归根结底是一个科学问题,需要科学家用科学的数据和事实来做出判断。” 采写:南都记者 侯婧婧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此条目发表在www.yavip18.com分类目录,贴了, , , 标签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